英超

都市之绝世道君 第四十五章 相聚情浓时

2019-10-12 18:30: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都市之绝世道君 第四十五章 相聚情浓时

那时候他们都还年轻,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师兄弟两在一次外出游历中,竟然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叫慕瑶琴的美貌女子。

不幸的是,慕瑶琴既欣赏青阳子的放荡不羁,又爱周敬春的风流倜傥,也是难以抉择。

这就使得两师兄间的感情出现了矛盾,时间一久,终于爆发。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两人约定,在松木崖一决雌雄,败者自动退出。

两人从下午打到晚上

,斗了个天昏地黑,由于那天晚上雪大风劲,就在青阳子一不小心,脚底一滑,差点掉进悬崖的时候。慕瑶琴忽然从旁边冲出,用红丝绸卷住了青阳子,自己却不小心中了周敬春的一剑。

慕瑶琴临死之前,恳求他们师兄弟和解,不要再因为她成为仇人。

周敬春伤心过度,一夜之间,头发眉毛变白。

他们的师父得知这个事情后,认为有辱师门,大发雷霆,当即将他们赶出紫云观。他们才不得不自立门户,几十年来,虽然都知道对方在哪里,却一直没有勇气面对,每次来紫云观都错开时间。

“师弟,师兄对不起你,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吧?”周敬春激动地握住他的手,想起了往事,眼角不禁湿润了。

“呦,师兄,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们都是老头子了,还有什么谁对谁错的。”青阳子也一改嬉皮笑脸的神情,露出一丝落寞。

两人都想起了小时候,在一起练剑,一起玩耍的快乐时光。为了一个女人,不但伤害了师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害得她香消玉损,心中都是百感交集。

三十多年以后,他们终于冰释前嫌,一笑泯恩仇,紧紧地拥抱了一回。

虚尘看到他们终于和解了,心中也是激动不已。

韩紫烟、司徒松都来了,当下大家重新坐下,喝茶聊天。

虚尘同样给他们每人一块玉佩,一枚蕴灵丹、二十枚元气丹。

然后才坐下来,聊了这些年来各自的经历。

“师哥,你真的得罪了青城派,那以后可要小心点啊,他们的掌门萧秋离可是名震江北的大人物。”韩紫烟有些担忧。

“是啊,师侄,虽然说你最近功力大进,萧秋离可不是一般角色。”青阳子、周敬春也都提醒他。

“师叔、师伯,你们放心吧,我会注意的。按理说萧秋离早应该过紫云观找我了,可是却没有什么动静,就派了那样的角色来刺杀我,这不像他一个宗师会做的事情,我估计是另有别情。”虚尘沉吟片刻,仔细分析。

“也对,萧秋离出了名的孤傲,绝不可能做出刺杀的行动,他只会自己杀上门,或者下战书。这刺杀事件,估计是他的弟子自作主张的行动。”周敬春摸着白须,一针见血地指出疑点。

“呵呵,不管怎样,师侄你都要小心。还有师兄,你们在落雁崖修炼,就不如回这里算了,等我的双龙观找个人接手,我也回来。”

“是啊,师伯,你们就留下吧,我在峰顶建了几栋阁楼,一会我带你们去看看。”

“行啊,师侄你们在这里等等,我和师兄去给各位祖师、师兄弟、师父上上香先。”青阳子摇头晃脑地站起来,和周敬春朝祭供牌位的阁楼走去。

虚尘连忙吩咐虚清送上好的香过去。

两人上了供堂,恭恭敬敬地上了香,磕头行礼。

“各位祖师爷、师父,不孝弟子青阳子、周敬春回来看你们了……”两人异口同声说了几句,看着一个个牌位,想起以前紫云观旺盛的日子,心中感慨万分。

十几分钟后,他们才下来,虚尘带他们穿过藏经阁,从后院的小门出去。

一出院门,就看到豹凸泉朦朦胧胧,云气缭绕,被幻阵护在当中。几株老梅树疏影横斜,暗香绽放,两旁的山地,开辟了大大小小的药埔,郁郁葱葱,药香弥漫。

“天哪,这里的灵气好浓啊!魏师兄,这些药材都是你种的?”韩紫烟惊喜地看着他。

“呵呵,是啊,平时也就是陆云他们在照看,怎么样,不错吧?”虚尘看着这些药材,心中也是满意。

短短的十多天时间,这些药材已经达到了一年的药龄,让他心中惊喜连连。

司徒松满脸羡慕,青阳子、周敬春看了也是啧啧称奇,这种超级阵法,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

紫云峰的花草树木,在灵气的蕴养下,到处生机勃勃,野花遍地,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仿佛洞天福地一般。

虚尘在控制阵盘上一点,就见白色灵云一顿翻滚,凝聚成一道宽三米的白色云桥。从药田的中间连接到峰顶,在阳光的照耀下,犹如七色的彩虹桥一般。

众人看得惊叹连连,韩紫烟、司徒松第一次踩着云梯上山,仿佛登天梯一般,不时停下来,叫司徒松给她拍照。

这道云梯松鹤师兄也是第一次见,当下试探着踩了上去,仿佛踩在平地上一般,这才放心地跟了上去。

大家跟着虚尘踩着云梯上山,走了一半,脚下已经是云雾缭绕,仿佛漂浮在云端一般,令人心旷神怡。半个小时后,到了峰顶,灵气化成雾气飘荡在山岭之中,看起来更是缥缈。

“啊!师兄,那是什么?”韩紫烟忽然看到一条蛟龙般的东西在云海中穿梭,吓得赶紧扶住云梯栏杆。

“哦,别怕,这是我捉来的阵灵,玄冰黑蛇的魂魄。”虚尘看到它的身体已经长了一些,身上的鳞片若隐若现,估计在灵气的蕴养下,会渐渐凝聚出真的灵躯来。那时候就可以脱胎换骨,一跃成为蛟龙。

“这,这是玄冰黑蛇的魂魄?”青阳子、周敬春看到几十米长的蛇魂,也不禁震撼到了。这条蛇魂给他们的感觉,就已经有化境初期宗师的威压,那它的真身又是如何恐怖。

两人这才真正感觉,眼前的师侄,在不知不觉中强大得难以置信,已经令他们也看不透了。

“不错,这就是上次,我和松鹤师兄,在玄阴洞窖抓到的妖蛇,元气丹就是用它的灵肉炼制成的。”

虚尘伸手一招灵蛇,灵蛇立刻朝他飞来,在旁边摇头摆尾,乖巧的好像家养的一般,看得韩紫烟羡慕不已,试探着靠近灵蛇,叫司徒松拍了几张照片。

“师妹,你可千万别发到上啊。”虚尘笑着看她一眼。

“啊,为什么啊?”韩紫烟瞪着一双美目,不解地看着他。

“你啊,这还要问,这种秘密怎么可以随便让别人知道。”周敬春听了摇头,又气又好笑,他这个女弟子涉世不深,单纯的过分。

“师父真怕你被人骗了!”周敬春心中暗叹。

“好,好个修炼的所在。”青阳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大是满意。

“好小子,不错啊,竟然布置了这么一个超品阵法。说不得,这阁楼必须留一个给我,我也要尽快搬来算了。我滴乖乖,双龙观和这里一比,可就差远了!”青阳子高兴的手舞足蹈,开始挑选他的阁楼了。

“呵呵,放心师叔,本来就留了给你们的。”虚尘不禁笑了,他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所有才建筑了六座阁楼。刚刚好他自己一座,虚清、虚净两人一座,松鹤师兄师徒三人一座。师叔师徒两人一座,师伯和司徒松两人一座,韩紫烟单独一座。

当下虚尘建议他们自己挑选,青阳子要了南侧的松涛阁,周敬春喜欢北侧的翠竹,要了碧玉阁。松鹤师兄挑了西风阁,虚尘自己挑了东侧的紫云阁,韩紫烟选西北方向的明月阁,留下中间的清风阁给了虚清、虚净。

大家在紫云阁休息了一会,虚尘吩咐陆云摘了一些山上的野桃、野枣给师叔他们品尝。

这些野桃、野枣,在灵气的蕴养下,已经变异成灵果了。不但比普通的个头要大,味道也鲜美脆甜,果肉已经蕴含灵力,吃一颗体内增加的法力,可以抵三日的苦修之功。

大家品尝后,都啧啧称奇。青阳子一连吃了六颗灵桃,又叫陆云多摘几个,准备明天带回去给他的徒弟张志诚品尝。

吃完灵果,欣赏了一会风景,他们才开始下山。

等到他们回到观中,已经是傍晚了。虚清、虚净已经准备好了烤银鱼、野山鸡炖野山菌、野兔炖山竹、青菜炒豆腐、玉米馒头和几道青菜来招待他们。

这次的聚会意义重大,为了庆祝师叔、师伯和解,虚尘拿出准备好的葡萄酒,亲自给他们满上。

“来,为了庆祝师叔、师伯的重逢,我们敬他们一杯!”虚尘高兴地举起酒杯,和大家一饮而尽。

“咕咕……”金雕也屁颠屁颠地跑了进来,想吃葡萄酒。

“啊,你也想吃?”虚尘摸着金雕羽毛,接受它的信息。

“咕咕。”金雕连连点头。

“呵呵,好吧。”虚尘高兴地倒了一杯给它。

“哎呀,好可爱!”韩紫烟一见金雕,高兴得酒也不喝了,撕了几块山鸡肉,在一旁喂它。

虚清、司徒松也在旁边凑趣。

这一顿饭,大家吃到晚上九点,尽兴方散。

甘肃性病
西宁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鄂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甘肃性病医院
西宁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