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海闊血染的風采小說

2019-10-12 17:07: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埋雷

  是的,那是在中越自卫反击战,中越边境的地方,两方都在部署作战计划,在界碑的两公里处,徐东记得很清楚,连长给他们侦察排的作战地图上,用一根枯木枝指着地图上的界碑说,你们的任务是在这一片方圆两公里处埋下地雷,以防敌军趁机跨过边界,袭击我后方部队

  徐东当时刚入伍 个月, 个月前他满18岁了,作为家里的独子,父亲犹豫了,虽然父亲官至军分区师级干部,但是大战当前,军人的觉悟自然就显得比一般人高,他毅然送子参加反击战的前线部队,也许按现在人的想法,怎么可能才参军 个月就被派到前线至少也要训练一下实战射击,学点防身术,关键时候还能保命呀

  徐东也不知道,反正他连军服都是在前线发的,从后方紧急征调入伍的时候,部队随便发了一套让他穿上,徐东拿过军服在身上一比和,就知道太大了,盖过了屁股,宽得能装下两个徐东,徐东知道,自己身体发育得太慢,在别人眼里,自己看上去更象个豆芽型的大男孩,而不是即将保家卫国顶天立地的军人

  发军服的“军油子”(老兵),也不知道他是“军官二代”(当然了,当时也没有这个叫法,更不是拼爹的时代),徐东只是作为一个最普通的战士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应征入伍了,也许在当时是一种荣耀,不管后果是如何的惨烈或是不敢想象,但时代赋予了那个年代特殊的气息

  军油子说,你这新兵蛋子,还挺挑剔的,现在是啥时候,有得穿就穿吧,很多人想穿都穿不上呢

  是的,徐东知道,他能应征入伍上前线,是拖了关系的,这是一个神圣而光荣的使命,能保卫祖国,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傻,是上前线送死的傻大兵,即使很多年后,每当徐东想起自己能上前线,心里总是升腾起一股熊熊的烈火

  徐东被分配到侦察连,没有训练,直接就发真家伙,班长给新兵演练的都是现学现用,敌方不时丢过了一枚炸弹,就在他们演练场附近轰的一声,炸起了山石飞射,尘土漫天,地上顿时现出个大泥坑

  班长是个粗鲁的人,吃了一嘴巴的泥土,一边用手抠着嘴里的泥,一边骂道,他妈个巴的,这忘恩负义的越南鬼子,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解放军的厉害,徐东,给他喂两个手榴弹,给他妈个巴的喂的饱饱的

  徐东正跟其他新兵摆弄刚发下来的步枪,听到班长叫自己的名字,本能的立正道,是徐东就从自己腰上面小心翼翼解下手榴弹,新兵每人能发两个手榴弹系在腰上,徐东解下右手边的手榴弹左手拿着,感觉不对劲,又换右手拿,怎么拿怎么别扭,他们一班人都躲在战壕里,看不到前方的情况,徐东跳起来伸头眺望远方,什么也看不见,除了山,就是土,要不就是山土夹杂着石块

  班长抠完嘴里的土,还没听见手榴弹的响声,就急了,吐着泥沫星子,吼道,他妈个巴的徐东,你再不喂弹,老子尿就要涨了

  徐东听到班长说尿涨就急了,他知道班长是个粗鲁而不拘小节的人,说风就是雨,平时班长都是趁着炸弹的烟尘,爬到战壕的土丘后面扫尿,这会徐东看到班长已经站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拉下裤链了,徐东不敢看后面的事情,嘴一张把弹引子咬在嘴里,下巴使劲一拔就冒出烟来,徐东看到有烟雾冒出来,比看到班长的Ji巴更惊恐,闭上眼睛,手榴弹就丢出去了

  毕竟徐东的手榴弹是从战壕下往上投出去的,力气再大也不会飞远,何况徐东力气并不大,手榴弹在徐东的视线上空有气无力的翻了两个转身,跌落在几米之外---他们事先堆叠起来的土堆上,立刻松软的土堆炸开了比刚才那个更大一倍的泥坑,班长正扫尿扫到兴头上,又被一抔土弹射进嘴里,立刻“呸呸”的往外吐泥,这会他的双手还在操作着下半身的工作,嘴里眼睛又全是泥土了,嘴巴一边吐泥,一边骂得更凶

  徐东被大家嘲笑得立不起身子,班长被大家在心里忍着不敢笑,但最后谁都憋不住了,还是哄然笑做一团,徐东感觉特别伤自尊,晚饭也没吃多少,闷闷的就回到山洞的床上睡觉,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起父亲嘱咐的,每个星期要写一封家书,汇报自己在部队的表现

  他翻身起来,拿出纸笔,起了个头,尊敬的领导他习惯叫父亲做领导,父亲也不反对,可是叫完领导后,徐东就不知道该往下汇报什么了,汇报他投弹的糗事,还是跑山路磨破鞋子,光着脚丫回到连队徐东思讨着至少有一件事能拿得出手的,在领导面前汇报可是上前线已经两个多月了,他没有一件像样的事汇报给领导大人听,这让他很苦闷,徐东从小就崇拜战斗英雄董存瑞,有关他的战斗故事,他早已烂熟于心,可是现在到自己上了战场,却是这种状况,如何叫他不心焦,他极力想扭转大家对自己的看法,可是前线打得激烈,似乎都轮不到他们这些新兵上阵

  这天连长发布命令道,最近这几天敌军很是嚣张,我军为了双方的利益,已经保持了足够的克制,可是他们依然妄图越过边界,对此我军不能再一味退让,我们要给敌人迎头痛击

  连长很快拿出作战计划,先派侦察兵前往敌方边界埋雷,因为敌方其实也早已在我方边界埋了不计其数的地雷,侦察兵既要绕过敌军的地雷,又要部署好自己的雷区,双方犬牙交错,一不小心便会踩到雷,后果非死即残,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任务不是说小心就能完成的,还需要一定的运气

  徐东跟大家一起争着递交请战书,他知道如果能安全完成任务,他就将在部队里的地位会上升一级,不会再被军油子开涮,调侃另外也好跟家里的领导大人汇报的战况

  连长知道他的家庭背景,拒绝了徐东的作战请求,班长不明就里叫嚷道,怎么不批徐东,他才应该上去锻炼一下

  连长说,他还是新兵,让他去我不放心

  连长你放心,有俺带着他,保证完成任务班长想给徐东一个表现的机会,于是帮他极力争取

  什么俺不俺的,跟你说了多少次,在部队里要说我

  是,报告连长,参加这次任务的不仅只有徐东是新兵,还有另外两人也是跟他一同入伍的,我保证带领他们完成任务

  徐东看见班长在给自己争取机会,就做出立正报告的姿势,对连长说,报告连长,我保证在班长李明武的带领下坚决完成任务

  连长在批作战报告,听到徐东这样讲,抬头跟他对视了一下,徐东看见连长的眼睛里似乎隐藏着什么,他实在不明白,他不知道连长是在跟他眨眼,还是在暗示他什么,他仍是傻傻的站在那里保持敬礼的姿势

  连长站起来也不管他们两个,带上门独自走了出去,他不想也不敢轻率做出决定,于是到情报部,把徐东请命上前线的消息报告给军区,请求部队首长的批示

  部队首长不是别人人,正是徐东的父亲,他就这么一个独子,为什么要让他去参军,为什么要让他上前线,而现在他却还要请求去执行最危险的任务,也许现在批示下去,到明天就噩耗传来也说不定,徐父在痛苦的做着抉择,这也许是他一生中最难以下决定的时刻,可是时不我待,前线指挥部,又传来消息,请求批复

  徐父缓缓在请战书上写下四个字:同意请战

  很多年以后,连长已经升任军区团级干部,再次见到徐东的时候,他说,其实当时整个连队就是我知道你是军区首长的儿子,而且是独子,而班长李明武他们都是来自农村,家里都还有兄弟姐妹,可是你却一意要跟他们去埋雷,这种后果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此时的徐东已是历经战火洗礼的成熟军人,他深沉的说道,什么首长儿子,在战场上就是一个普通的战士,别人能拿命搏,我为什么不能,我的命不比谁的金贵

  所幸,你能安全的回来了,只是李班长他们……

  是的,我回来了,可是跟我一起去的几个战友都牺牲了,李班长也被炸断了一条腿

  徐东现在回想起来还瑟缩发抖,虽然他已经身经百战,但是当时看到身边的战友在自己的眼前倒下,给他的震撼力是无比巨大的,这种战争的创伤在他的一生里都没能愈合

  当时他们几个战士在班长的带领下,乘着夜色匍匐到边境,没有先进的导航仪表,电子地图,作战完全依靠手势指挥,徐东的身体素质差,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嘴里还不时喘着粗气,爬在他前面的河南兵,用浓重河南腔的向他吼道,你不喘气,中不,把敌人都招来了

  徐东就不敢喘大气,可是他爬得更慢了,班长趴在最前面,他手势一挥,后面的战士就按原先的作战部署分头埋雷,每个人身上都密匝匝的捆绑着几十个地雷,稍有不注意就会引起爆炸,徐东正要解下自己身上的地雷,突然敌人的一阵扫射,他们被发现了,在他不远地方的两名战友被打中了,徐东站起来准备是营救,被班长死死拽住说道,去不得,不能再暴露目标,我们身上炸弹太多

  两名战友正匍匐着往回爬,徐东本能的反应是跳出战壕拉他们一把,可是当他刚要站起身的时候,敌人更猛烈的一阵扫射迎面而来,他被迫倒地,突然一声巨响,两名战友就在他眼前消逝的无影无踪,徐东知道那是他们身上的炸弹被敌人的子弹引爆了

  一阵长久的枪声过后,徐东感觉自己窒息了,被班长压在身下,他全身被压得麻木没感觉了,徐东有点害怕是不是被炸断腿了,感觉裤子一片潮湿,是血吗

  他使劲的抖身上的班长,可是班长一动不动,徐东就从班长跨下退出来,发现班长的一条腿不见了,人躺着不再动,他想找刚才跟他一起执行任务的另外几名战友,可是也没有发现,徐东往前走几步,终于看到了前面原来有一个隐蔽的悬崖,一阵彻骨的寒意袭来,徐东下意识的知道,全班执行任务的只剩他一个人了

  徐东返回来发现班长还有微弱的气息,他便卸下身上的地雷跟炸弹,为班长包扎伤口,班长留了很多血,必须赶快抢救,徐东正想着把他背回去,低头发现脚下还有那么多的地雷,于是他把地雷全部埋进了一个被炸起的大土坑里,用脚把泥土推进坑里,做完这些事,徐东发现自己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可是班长依然在地上“哼哼

  徐东不记得是怎么把班长给弄回来的,是把他放在自己背后爬着回来,还是拖着回来,总之他们回来的时候,谁也认不出面前的人是哪个,他们的脸和着泥浆,血水,完全模糊不清,徐东报了自己的番号就晕倒了

  徐东在后方医院休息了两个月,后来他才明白,他当时感觉裤子一片潮湿,除了血水之外还有他的尿,被吓出来的,他在内心里一辈子感激的人是班长,要不是因为当时他死死的把自己压在身下,他也会跟其他战友一样,往前冲,冲到悬崖下面了

  只是班长被炸断了一条腿,复原回农村后,领着伤残补助,日子并不好过,徐东去看过他几次,给了他一些钱,他都拿来买酒喝了,徐东就没有再去了

  那一次的任务也算是基本完成了,摸清了敌军的埋雷地点,为我军后来大规模进攻,提供了依据,减少了不必要的人员损失,徐东跟班长都被授予了战斗英雄的称号,徐东把这个军功章留给了在执行任务中牺牲的战友,那些只跟他做了三个月的兄弟

  徐东在往后的很长时间,还惦记着一件事,那些他当年埋的地雷,始终都没有排除,他不知道,他有些后怕,他没有按规定一个坑一个萝卜的埋雷,在一个大坑里,埋了数不清的地雷炸弹,如果一爆炸,后果将会是什么他不敢想……

  二:扫雷

  徐东在后方医院住了三个月,返回前线的时候,最前方部队已经越过界碑,打到敌军腹地了,双方也已经不必互设雷区了,因为在双方必经之地,地雷已经无处可埋了,踩中地雷的人数,死伤不断增加,有敌军的,也有我军的,到后来战事稍有平息,边境老百姓开始上山砍柴烧饭,触雷者日益增多,且多为无辜老百姓

  每次听说谁触雷了,徐东的心都会被揪紧,他都会打听是单雷,还是多雷,连环雷,别人说,单雷就已经残了,再搞个连环雷,那这片山地都不用要了

  徐东听到话的前半截,心就安静下来了,暗自安慰自己,幸好不是自己埋的连环雷他知道那个小型炸药库的威力,到如今也没有引爆,更要命的是,当地政府竟然将悬崖两侧填土堆高,建起了一座通向对岸的桥梁

  虽然大规模的排雷活动同时展开,这是在徐东参军的第十个年头,经过战火历练的徐东,现在已经是徐连长,此时其实还未满 0岁,可是常年的野外作战生活,将他的脸色炙烤成了古铜色,身材越发伟岸,在没有作战任务的时候,他依然带领全连官兵时刻演练,不放松警惕,随时做好再次出战的准备

  徐东没有等来再次出征的号角,却接到了全军大裁员的通知,他就名列其中,部队对战斗英雄,特等英模实行特殊待遇,指导员说,徐连长你想转业回区里哪个单位随便你挑,部队一定全力安排就业

  徐东说,我现在已经 0岁了,去哪个单位好,我什么也不会,除了会打仗

  公安,法院都需要象你这样身体素质的人,你可以去那里,开始自己崭新的生活,你的人生还很长,过去的就让历史去评判吧指导员安慰道

  共 10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战斗英雄,经过战争洗礼的老兵谁关注过他们的精神世界许多老兵终其一生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时代在变,他们的价值观没变,而周遭给他的定义却不断在变化,这就注定了他们的人生悲剧(:清秀山庄)【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7 127】

  1楼文友:201 -07- 0 16:20:48 走过的,路过的,会写文的,俺海阔招咯,有意者飞笺俺,掩面而过 喜欢写文,喜欢驾驶,喜欢在飞驰电掣中,将自己的所思所想化为文字日月星辰,只是陪衬,青春散场,留下的是永恒的殇你为谁憔悴,谁为你妩媚,不过是缘来缘散缘如水,花开花落花也醉 写作是我与这个世界的相处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老觉得乏力是怎么回事
通心络胶囊治疗颈动脉斑块有效果吗
佝偻病O型腿早期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