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他会回来的

2019-09-14 06:47: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那个冬天,一阵北风托起了一只蜷缩在地上的孤鸟,我看见它从我光滑的眼球划过。我祈求它能施舍我一句呼唤心灵的歌词。但是,它只顾自己埋头往上飞而无视我这个长着干裂嘴唇的穷人。我的心顿时缩成一个核桃。
看着我,你可能知道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但你永远也感受不到,我的舌头向我控诉着它是多么怀念苹果瓣儿在它的顶端搅拌的欢悦,就像我的肠胃怀念一堆食物在它怀里沉睡的温暖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人非要承认自己没了丈夫和孩子那般无助。
然而这就是事实。它想让我给你一个忠告,以我的一生来告诫情感。如果你活着的话,你就必须扛着它来活着。不然,你就是个空壳,像现在的我。饥饿地等死。
我是玛格丽特,你经常在街角看到的那个织毛衣的女人,每天晚上九点都穿着她那件紫色的裙子,像一把椅子蹲在那里的女人。
请不用担心我的儿子,前晚他还在我的妈妈,他的奶奶的胳臂中沉睡;不要嘲笑他的呼噜声,他的父亲,那个伟大的丈夫曾经也是这样。他曾经戏称他那是“狮子的咆哮”。然而,我的狮子,看了我穿了一辈子的忠实观众,昨天,他终于死了。
“他会回来的。”不要见笑,那是我的座右铭。
我一直都认为街口那群善良女寡妇都是一群想男人的疯子。每当我穿着紫色裙子的时候,她们就一个劲儿说我的汤玛斯卷着别人的红裙子走了,或者说他死在炮灰里。总之,她们总是尽他们最大努力让我屈服。而我,我尽量不去嘲笑她们的肤浅-----那些被别人拼凑的婚姻,就像是画在白纸上的骷髅那样让人作呕。我同时也同情她们,绝不是她们对我的嫉妒而表现的虚伪的怜悯。
我和汤玛斯是在七月遇见的,那时候的他的胡子还没成一个成熟男人那样的茂密森林,而是像一颗颗春天的尖尖细细的小草的胡渣。他说话的时候很谨慎,生怕他的声音会打扰到琪琪〔我的小猫咪〕的午睡,他的眼睛会在夜里发光,就像琪琪一样。但不是那种媚人的绿光,而是平和的,温柔的玫瑰红。我承认那时的我对他有一种激流,是的,激流。我甚至看到了我和他相拥并冲下了瀑布的画面。
可是我还得假装镇定,我递给他一杯水。把他的眼神贴在身后的椅子上。
“你可以坐下了,先生。”
我永远记得他那时看我的眼神,我就快淹死在激流里了!
“谢谢,玛格丽特 。”他点了点头。
我吓了一跳,忍不住死死看了他一眼。
这个陌生人他知道我的名字!
“哦, ,干嘛这样惊慌。您的父亲在外地的时候,曾给我看过你们的全家福。”
我点了点头,头脑里搜索着那些黑黑白白的照片。
“你的小猫咪真漂亮,他叫什么?”
“琪琪。”我抚了抚趴在胸脯上的乖猫咪。
“真美,听起来就像七月的一阵春风。”
然而,幸运的是;七月的一个月夜,这阵春风将我卷入了汤玛斯的港湾。
他娶了我的琪琪。
相信那只是个玩笑,但不乏是个很好的借口。他就是这样向我父亲说的,那个老人噘了噘嘴,然后哈哈大笑了。
然后我就抱着琪琪卷入那阵激流了。

两年后,我们有了汤姆。
他躺在汤玛斯的怀里,嘟着嘴鼓着眼睛看我。
汤玛斯说“父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业,就像男人在夜间必须要打着狮子咆哮般呼噜一样必要。”
我喜欢听他说话,他的话里透着很浓的墨汁味道,就像每天早餐时候孩子贪婪的胃令人欣喜。
可是当汤姆刚学会走路的时候,他的脸开始印上了一叠薄霜。
那是个长满荆棘的夏天。小镇上疯传着战争的消息。
你甚至都能嗅到滚烫血液翻滚在铁器的焦味。
汤玛斯坐在灯下看书,我织着小孩子衣服。
“玛格丽特,战争来了。”
我的心顿时停了一下,我明白这对年轻的汤玛斯意味着什么。可我还是极力控制自己,为了避免自己的眼睛出卖自己,我的牙齿在空气中嗑了两个字。
“是吗?”
“玛格丽特……”
她以为她能阻止这一切,只要她足够歇斯底里,可她怀疑自己没有那种野蛮气质。
她屈服了。
那刻,汤姆在欢笑,他将为拥有一个军人父亲而自豪。
她送给他一只笔,那是她父亲仅留给她的遗物,他承诺他会用这支笔来想念她。
他送给她一条紫色裙子,他说她会在某个她穿裙子的夜晚回来。

战争留下了一叠叠信扎,也留下了一抹抹阳光灼热在岁月上的皱纹。
紫色裙子的女人,故乡的山峰。被一封封的文字写在信封里。回来的,是一阵阵的北风。

“亲爱的,
亲爱的汤玛斯,请原谅我这样折磨我自己。汤姆的身体已经坏的不行了,可怜的孩子,他就像一座火山;安杰医生也搬走了。那些可怜寡妇们还是那样。我祈求你的归来。
你的
穿紫色裙子的妻子”
“亲爱的,
亲爱的汤玛斯,感谢上帝,汤姆的烧终于退下起了。但糟糕的是琪琪跟着那群寡妇跑了-----她们说战争就来了。但我会等你的。
你的
穿紫色裙子的妻子”
“亲爱的,
我的汤玛斯,我现在搂着我们的小汤姆在屋顶发抖------如果看见炮火的是斗牛士奇比,他准个也会吓晕的,我的耳朵就像贴在那些铁东西上。是的,我是这样的没用,我无法让汤姆停止哭泣。我们快是这镇上最后一户人家了,我整天穿着那条紫色裙子以消除炮火带来的恐惧。你的穿紫色裙子的妻子”
“亲爱的,
小汤姆的爸爸,我们的孩子,在清晨灰蒙蒙的烟雾中被熏瞎了眼睛,我害怕他从此就无法再见他此生唯一的父亲的容颜了。我的心在脱水……
我们的食物快吃光了,镇里就只剩下一户人家。
这里几乎没有黑夜,我们藏在仅可暂时避身的黑地窖里。可每天还是无法避免沉沦在炮火的烂光和巨响里。那些兵把这些却当成烟花和交响曲。多么荒谬!
你的
穿紫色裙子的妻子”
“亲爱的,
我几乎都不信奉上帝了!他带走了汤姆!我余下的生命恐怕就只能在对食物的幻想中以小时计算了。
不要在乎我的哭泣,寡妇们是对的。你一定恨死紫色了。
一个
穿紫色裙子的女人”
一年过后,一个失去双臂的男人走进了这个小镇。他望着地窖下那一叠叠的信封,为什么都没有寄出去,他至死都不明白,为什么那个穿紫色裙子的女人没有离开。

共 226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他会回来的!这并不是一句预言,也并不是一种猜测,只是一个女人对丈夫深沉厚重到胜过生命的爱。作者在文中用对往事的回忆,用一封又一封无法寄出的住表达着一个女人对丈夫的爱以及她最后的绝望。“他会回来的”这句话已经成为了女人心中的信仰,这个战争中的女人以此战胜了恐惧用生命的代价来等待爱人归来。文章的背景是战争,虽然作者没有描述战争的场面,也没有讲述战争的惨烈,但我们却可以从文中玛格丽特的情感漩涡中感受到战争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对情感与家庭的伤害。作者文字细腻、浪漫而且带有一种深邃的味道,欣赏。【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 -05-01 22:52:14 他会回来的,简单的一句话,却有着极丰富的内涵,是等待是期盼,也是一种不死的信念,然而这个女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依旧绝望了。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 -05-02 01:56:26 好文章值得大家分享,欣赏佳作,祝五一节日快乐哟祛风通络止痛中成药
晚上尿多要吃什么好
怎样购买成人纸尿裤
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