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风鬼传说 第1257章 中计

2019-10-12 23:0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1257章 中计

第1257章中计

上官秀穿着一身仆人的长袍,找到下楼的楼梯,来到二楼。别看楼外的戒备森严,楼内的戒备倒很松懈。二楼的走廊里空无一人,静得声息皆无。

他顺着走廊缓缓前行,一直都在走廊的最里端,在一扇红木的大门前停了下来。他微微眯缝着眼睛,仔细聆听,门内有冗长又匀称的呼吸声,他知道里面的确有人在熟睡。

上官秀稍稍用力推了推房门,里面有上锁。他张开手掌,贴在门板上,一条条的丝线仿佛水银一般在他的手背上流淌,流在门板上,又顺着门缝钻了进去。

随着里面传出咔的一声轻响,上官秀再推房门,房门缓缓打开。

房间内是典型的杜基式装饰风格。地毯、吊灯必不可少,巨大的床铺摆放在中间靠墙的位置,一旁是直上直下的衣柜,另一旁是书桌和桌椅。

上官秀旁若无人地走了进去,回手把房门关严。他在房门口处站了一会,确定床上的人还在酣睡,他方迈步走了过去。

来到床铺前,低头看着躺在上面睡熟正酣的人,他随手把被子掀飞出去。

床上之人也很警觉,在被子被掀开的瞬间,他猛然惊醒过来,下意识地脱口道:“什么……”‘人’字还没出口,已被一只手掌堵在喉咙里。

上官秀一手捂住他的嘴巴,一手用无形化成的匕首抵住他的喉咙,问道:“龙英?”

那人先是一怔,紧接着呜呜地喊叫一声,提腿上钩一脚,猛踹上官秀的脑袋。

呼!灵雾散出,上官秀的周身上下罩起灵铠,那人上钩的脚尖正点在他头部的灵铠上。

啪!随着一声脆响,趾骨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那哪是踢在人的头上,更像是踢在一大块花岗岩上。

躺在床上的那人疼得浑身直哆嗦,可惜上官秀的手掌死死压住了他的嘴巴,让他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只片刻之间,那人流出的冷汗就把睡衣浸透。

“不想自找苦吃,就回答我的问题,你是龙英?”上官秀冷声问道。

那人呜呜了两声,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上官秀把捂住对方嘴巴的手稍微抬起一点,警告道:“不想死,你就该知道怎么做。”

随着他的把手移开,那人大口大口地吸着气,脸色煞白,两只眼睛恶狠狠地怒视着上官秀,喘息了片刻,他厉声喝道:“我是你祖宗!”

说话之间,他回手在枕头下面抽出一把短刀,直刺向上官秀的眼窝。

眼窝没有灵铠保护,一旦被刺中,可是要命的。

上官秀眼中寒芒一闪,无形化成的匕首顺势向外一挥,咔嚓,那人持刀的手腕断开,断掌还紧紧抓着短刀,由上官秀的头顶飞了出去。

那人疼得正要大叫,上官秀的手掌又再一次捂住他的嘴巴。“我说过,你的抵抗,只会让你自找苦吃!”

没等那人做出反应,突然之间,房门被人撞开,从外面冲进来数名修灵者。最先进来的一人,看到上官秀后,二话不说,箭步上前,一剑刺了过去。

上官秀直接把床上的那人提起,挡在自己的身前,说道:“不想他死,就统统退开!”

刺出一剑的那人,急忙收剑,向旁退让。他看眼被上官秀提在手中的那人,脸色阴沉,扭头看向房门外。

很快,又有几名修灵者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人,身上罩着灵铠,头部露在灵铠之外,看年纪三十出头,相貌粗犷,满脸的络腮胡须。

他看了看上官秀,又瞧瞧被他提在手中的那人,笑问道:“你以为,被你抓住的这人是谁

?”

上官秀目光一凝,冷冷注视着那人。

那人哈哈地笑了起来,慢悠悠地说道:“想挟持将军,你以为真的有这么容易吗?不过,你也有些本事,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来,看来,风国为了对付将军,还真是下了血本!”说话之间,他背于身后的手猛然抬起,在他手中,握有一把形状怪异的灵火枪。

之所以说这把灵火枪形状怪异,是因为它有三支枪筒,仿佛是把三把灵火枪捆绑到了一起,但枪身又没有那么粗。

也就在上官秀一怔之际,那人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嘭、嘭、嘭!三声枪响,几乎是同一时间传出。其中的一颗灵弹,直接打穿了被上官秀制住的那人的脑袋,灵弹去势不减,由那人的后脑透入,继续飞射向上官秀的眉心。

另两颗灵弹则十分诡异,在空中不是直线飞行,而是画出两条弧线,绕过那人的身躯,分击上官秀的左右太阳穴。

上官秀尽力把头向后仰,由他左右飞射过来的灵弹在他鼻尖前撞击到一起,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空中乍现出一团火星子。

而透过头颅继续飞射向上官秀的那颗灵弹,他躲避的稍微慢了半拍,灵弹击打在他的额角。

啪!

随着脆响之声,上官秀额角的灵铠被打碎好大一块,紧接着又哆的一声,灵弹打入他背后墙壁,把墙壁击出好深的一颗窟窿眼。

好在灵弹没有正中目标,而是打在他头侧的灵铠,有个向外的滑力,不然这一枪,恐怕都得把上官秀的脑袋打穿。

新式灵火枪的致命一击,对方竟然能闪躲得开,只是额角的灵铠被打碎一块,这名修灵者显然也是大感意外。

意识到对方灵武高强,他倒退两步,边向灵火枪装弹,边对左右说道:“来敌厉害,不必留下活口!”

随着他的命令,周围的修灵者齐刷刷地把灵火枪亮了出来。和他刚才用的灵火枪一模一样,都是三筒火枪。人们举起灵火枪,枪口齐齐对准上官秀,其中一人率先开枪。

上官秀已然意识到自己制服的这人根本不是龙英,只是个幌子,他扔掉手中的尸体,将无形化成盾牌,当在自己的身前。

啪!只有一颗灵弹直来直去地打在盾牌牌面上,另两颗灵弹一个是向上飞出弧线,一个是向下飞出弧线,分袭上官秀的头顶和下体。

暗道一声诡异、霸道,对方所用的灵火枪可以同时发出三弹,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对方的修为高深,对灵弹的控制能力极强,可以任意的改变灵弹的飞行轨迹,令人防不胜防。

上官秀挡下一弹后,立刻向后侧身闪躲,啪啪,两颗灵弹,一颗打下地上,一颗打到棚顶。上官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另一名灵枪射手又向他开火射击,还是一下子同时飞来三颗灵弹,直线飞来的灵弹击他的心口窝,另两颗灵弹分射他的左右两肋。

对方的灵枪射手大概有七、八人,但他们的战力,恐怕比七、八十名普通的灵枪射手都要高出一截。

而且房间内的空间有限,上官秀的身法不易施展,他看准了最先向他开火的那名修灵者,以风影决向他直射了过去。

他快,但对方的灵枪也不慢,两名灵枪射手一同开火射击,六颗灵弹,向上官秀直飞过来。他眯了眯眼睛,感觉自己无法从六颗灵弹的缝隙中穿插过去,他当机立断,向旁避让。

嘭!他的身形撞到一旁的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有两颗灵弹是贴着他的胳膊掠过,把他手臂处的灵铠打掉两块。

最先开火的那名修灵者先已重新装弹完毕,他举起灵火枪,对准上官秀,喝道:“杀了他!此贼子断不可留!”说话的同时,他又扣动扳机。

上官秀用无形化成的盾牌,连挡了对方三弹,他的身形也足足被震退了三大步。不等他继续扑来,又有灵枪射手向他开火射击。

对方配合娴熟,永远都是一人开火,其它人或是准备射击,或是重新装弹,形成了棉性不间断的攻击方式。

他暗叹口气,今天想讨到便宜,已然没有可能,宁南人狡诈,弄出个假龙英做幌子,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确定究竟谁是龙英,他又究竟藏身在哪里。

上官秀不愿再继续恋战,他的身形先是向前扑,等对方的射击再次打过来时,他身形跃起,以灵盾挡下灵弹,借助灵弹的冲击力,他的身形向后掠飞出去,撞开窗户,飘到楼外。

他的身形并没有摔落下去,背后的灵铠展开双翼,上官秀径直地向高空飞去。

屋内的那些修灵者哪肯放他离开,纷纷追杀出来,和上官秀一样,完成铠之灵变,展开羽翼,紧随其后,嘭嘭嘭,灵火枪的射击之声此起彼伏。

嗖嗖嗖!从后方追射过来的灵弹,不时从上官秀的身边掠过,偶尔打在他的羽翼上,啪啪作响,将灵铠的残片打碎下来一团团。

这时候,官邸的院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无数的军兵从四面八方跑出来,有的人举起火铳,有的人举起火枪,对准在空中掠飞上官秀,展开齐火射击。

上官秀没有理会下方的宁南兵,只眨眼的工夫,他人已飞出龙英的官邸。到了外面,他收起羽翼,在屋顶上一起一伏之间,他人蹿出数十米开外。

追踪他的修灵者都是个中高手,但对于上官秀的速度,人们也只能望着他的背影,眼巴巴地看着他一骑绝尘,渐渐消失在夜幕中,最后,修灵者们只能凭着大致的方向进行追踪。

上官秀没有跑去别的地方,直接跑回到酒馆里。进入酒馆后,他立刻把房门关上,摸着黑,将身上的衣服快速脱掉,他手臂处,有两条一寸长的小口子,那是被灵弹蹭出来的。

他看了看伤口,不太严重,取出金疮药,简单涂抹了一番,连包扎都没包扎,像这样的小伤口,以他的体质,睡一宿也就结疤了。

就在他准备重新穿上衣服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咣咣的敲门声,与此同时,有人在外面粗声粗气地大喊道:“开门!开门!快开门!搜查刺客!”

上官秀皱了皱眉,只迟疑片刻,他提着自己的衣服,走到里间,时间不长,‘卡琳娜’从里面走了出来。身材样貌、穿着打扮,和卡琳娜一模一样的‘卡琳娜’。

她正打算去开房门,就听咚的一声,酒馆的木门被人从外面硬生生地踹开,碎成了好几块。卡琳娜面露惊色,呆呆地看着从外面闯进来的众多军兵。

为首的一名军官进来之后,先是快速扫视一圈,最后他的目光才落在卡琳娜身上,在他看清楚卡琳娜的模样后,不由得一怔,暗道一声好漂亮的杜基姑娘!

他阴沉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沉声问道:“为何不开门?”

镇江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三亚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湛江好的牛皮癣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分享到: